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要看小说 >

真英雄以貌娶人[综]_ 38.第三十八章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5-28 16:3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路人小透明小说真英雄以貌娶人[综] 38.第三十八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订阅率不够

    就比如吉尔伽美什。

    王至今还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被他用“那家伙的本质可没表面看着那么纯良”来形容的恩奇都, 他独一无二的挚友恩奇都——就因为他们之前压根没有放在心上的“神罚”而失去了生命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原谅……不可饶恕……怎么会让你死去!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不久之前,还斗志昂扬地对他说“要认真地和你竞争了”的恩奇都, 此时竟在虚弱中破碎, 就要回归泥土的形状。

    实际上, 到现在吉尔伽美什都没意识到恩奇都所说的“竞争”究竟是指哪一件事, 唯一占据他内心的便是无尽的后悔。

    他应该及时对挚友越来越明显的变化进行夸赞,说着类似于总以兵器自诩的顽固分子总算活泼些了这种戏谑话,但是。

    “恩奇都, 你为什么可以如此平静地接受死亡,而不是责怪。你, 难道——”

    王的悲痛在话音中彰显无疑, 与其说是对恩奇都的责怪, 倒不如说是他的自责。

    然而, 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沉默, 沉默, 沉默之中, 恩奇都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恩奇都说——

    “吉尔, 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没有根源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,正在激烈的碰撞中向这里奔来。

    恩奇都是看不见吉尔伽美什的面容的。

    他太过虚弱, 身体崩溃的速度正在加快, 但某些特定的声音却是一如既往地,能够清晰地分辨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责怪你们, 我又怎么会怨恨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有些……遗憾, 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 晚了一步才赶到这里来的那个男人终于闯了进来,带着外界冰寒刺骨的风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——大概会有人发出这个疑问吧。

    事情,只能从不久之前说起。

    埃迪第一次听到“天之公牛”和“伊什塔尔”这两个名字,还是从吉尔伽美什的口中。

    他其实早就见过伊什塔尔,却压根就没把那日扫一眼就忽略的妖娆女神记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也一样,名字听完就搁置在一边,许久没有活动过筋骨的埃迪感到了手痒,捏了捏拳头,只问了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一句话:“所以说,又有厉害的家伙需要收拾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吉尔伽美什颔首。

    “埃迪,一起去?”稍稍有些意外的是,这次是恩奇都率先向他提出的邀请。

    埃迪的目光只在恩奇都的脸上多停留了一小会儿,便爽快地一笑:“好啊!”

    求婚失败那点挫折也早就被埃迪忘了,他既然说了从此之后把恩奇都当做朋友看待,那就真的只是朋友,不需要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而关于“天之公牛”,这个有些拗口的名字在埃迪的眼里就只是一个代号——即将被他和挚友们除掉的猎物的代号而已。

    他不在意这天……啥牛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只要那两人提出来,或者不提也没关系,他就会去,并且不留余力地帮助他们。

    被女神伊什塔尔任性地放于大地的天之公牛可堪这世间最大的灾祸,它会带来滔天的洪水,将人类的文明吞没。

    而且,天之公牛是那般地强大,甚至远超了埃迪曾经杀死的芬巴巴。

    这一次,这个世界最强的两个人类与最强的神造兵器联手,才将天之公牛杀死。

    详细的经过就不多加阐述了,只需要知道,过程十分惊天动地,最后,他们三人都是筋疲力尽,齐齐躺在被天牛的血浸没的地上,过了许久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在齐刷刷躺在地上回复体力的过程中,这三个人还是在交流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畅快!虽说像现在这样躺在泥地里很不符合王的形象,不过,能和你们两个并肩作战一场,也可以抵消本王心中的不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……无论什么时候,吉尔伽美什的笑声都好吵啊。”

    “给本王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多大的王了,幼不幼稚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真的可以叫做幼稚的无聊对话中,冷不防地响起了额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——噗嗤。”

    埃迪:“笑了,绝对有人在偷笑吧。”

    吉尔伽美什:“可以老实交代了,恩奇都!你又在笑什么!”

    在这里再具体说明一下,他们三个很随意地往地上一倒,实际上是并排挨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吉尔伽美什在最左边,中间是埃迪,而此时,在最右边的恩奇都睁着眼,定定地望着阴云散去后恢复湛蓝的天空。

    埃迪偏头望过去,忽然发现,恩奇都漂亮的绿发早已经乱糟糟的了,白袍也被天牛的血染成了红色,眸子里倒映不出蓝天的轮廓,可他的唇角微微翘起,却是露出了极轻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要误会啦,我才没有嘲笑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有些……遗憾,而已。”

    吉尔伽美什皱眉:“遗憾什么,天之公牛不是已经被我们打倒了么?”

    恩奇都道:“嗯,是呀,真畅快,也真欣慰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藏着心事,这样的表现落在恩奇都身上,着实有些异样了。

    埃迪敏锐地抓到了一点影子,虽然还是不清楚恩奇都到底在想什么,但他也不纠结,直接就问了:“怎么了,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唔。”

    恩奇都转眼看了过来,无法映入天空的蓝色的那双美丽的眸子,却能留下某个银发金眼的男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没有再开口,但就是看着询问他的人。这就是默认了吧。

    默认了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埃迪稍稍犯了一会儿难,但随后,他就想到了办法。

    这时候体力还没有恢复,他站不起来,但稍微抬抬手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随后,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就发现,也不知埃迪从哪儿掏出来了一大捆花,窸窸窣窣拆成了不怎么均匀的两半。

    他把分量最足的那一半递给了恩奇都:“来,你喜欢的花。看一看,心情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那一小半,自然就是吉尔伽美什的了。

    吉尔伽美什盯着花:“……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埃迪含含糊糊:“本来准备在求婚成功后取出来讨人欢心的礼物,后面的内容我就不说了。反正,放着放着就忘了,干脆今天全部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原本准备给情人的花,终于以朋友的身份送出去了。而且,既然两个朋友都在,他也得公平公正,不能偏心——不着痕迹地偏那么一点,应该没关系吧?

    毕竟本就是送给恩奇都的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埃迪也没有想别的,他就是想要让恩奇都高兴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恩奇都并没有接受这个礼物。

    “笨蛋。”

    埃迪:“等等,你这是第几次说我笨蛋了?!”

    恩奇都偏着头,唇边的浅笑渐渐加深,却还是不给埃迪说明他真正的想法。

    想说明似乎也不行。

    因为,恩奇都自己其实也不怎么明白。他只是心里清楚,并且,能够品味到那陌生而甜美的滋味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送什么花呀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么说,但是,他却从埃迪的手中抽出了小小的一朵黄色的花。

    恩奇都的手肘也缓缓地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把嫩黄色、花瓣尤为娇小的花儿插在了埃迪的耳边,将手收回的时候,指尖似还若有若无地撩起了几丝银发。

    埃迪微怔,直到耳边轻微的痒意散去,都没能反应得过来。

    而反应过来之后,他又觉得自己没办法扭头,也不能动弹了。动静若是大一点儿,这小花肯定得掉。

    “真是坏心眼儿。”

    他便是无奈地笑了一下,宠溺一般地默许了。

    恩奇都也对他微笑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埃迪的笑意还未收敛,似是无比幸福地笑着的恩奇都,就在他的眼中……

    破碎了。

    按照设想,今天本应是无比热闹,也无比高兴的一天。

    虽然说,埃迪的心情从来都没有黯淡过,但一系列的好事儿挤在一起涌来,还是让他兴奋了起来,以至于比往常更肆意飞扬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还真是来对了。”

    几天前他揪着卢卡斯的尾巴毛,便提前发出了以上这般若有所思的感叹。

    “老家”完全是冷冰冰的,那儿的人,除了他和那个未曾谋面的妻子以外,大抵全都缺了点灵魂,不是完整的人。

    埃迪很早之前就觉得无趣,那个还未诞生就已经毁灭的世界太狭窄了,容不下他这样个性鲜明得过分的人。

    乌鲁克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论事实而言,乌鲁克就是跟他的“老家”截然不同的地方。他在这里遇到的人,也跟“老家”的人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乌鲁克有吉尔伽美什,金色的王虽然笑声一如既往地吵闹,但脾气对他的胃口,也能和他畅快淋漓地打一场,舒展筋骨。

    乌鲁克有恩奇都,那真是一个美丽的人啊,绝美外表下的刚强也很让他喜欢——如果恩奇都能够尽快答应他的求婚,就更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乌鲁克还有一群也很合他胃口的人啊,无论男女老少,反正通通都很弱小。但不知为何,他觉得,这些弱小的人类身上有一种极其积极的力量,值得让他喜爱。

    他能察觉到,有无数双眼睛,无数道视线都在注视着他,其中有好奇,有尊敬,还有别的什么——

    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嘛。

    就算此前没有经验,埃迪依旧是相当自然地默许了这些注视,就仿佛他本就应该吸引到这么多目光,并沐浴其中,昂然地前进。

    现在,春祭的第一天已到了傍晚,庆祝的活动却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埃迪想着,当众宣布完他在追求恩奇都之后,按捺不了多久,他就要再一次正式地向恩奇都求婚。

    求完婚——肯定能够成功,他完全没想过自己会失败——就该去神庙找被他们遗忘了半天的吉尔伽美什了。

    这么美好的夜晚,如此值得纪念的日子,当然得拉上挚友,带上爱人,沐浴着夜色痛快地喝酒啊!

    没错,埃迪把步骤全都想好了。

    而他唯一没想到的,也就是最致命的那一个关键点——

    “恩奇都,答应我的求婚,成为我的妻子吧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埃迪半跪在恩奇都的身前,亲吻了一下美丽之人白皙如玉的指尖。

    很难用具体的言辞来形容那样的神情,与很少展露情绪的恩奇都比起来,感情时常外露的埃迪笑起来,真是格外地好看。

    有一种比通常意义上的“美”不同的美感,只因这个桀骜的男人神采飞扬,眼里除了刺人的光芒,更有婉转地柔情。

    仿佛在用这样的眼神告诉所面对的人他的真诚:他真的爱上了他。

    也几乎可以让被他面对的人彻彻底底地相信:他确实爱上了他。

    之所以是“几乎”,便是因为,恩奇都差一点就这么认为了。

    差点就被那永远炽热的感情——包括男人自己在内,将所有人蒙蔽的热情一同蒙蔽,但他的心在莫名地刺痛过后,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原有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婚礼就定在祭典结束之后吧,我……等等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埃迪愣住了。

    埃迪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的听力肯定是正常的,但为什么会听到不应该出现的话?

    恩奇都看到了浮现在男人脸上的似曾相识的神情——虽然这么说似乎不大好,但是,能让埃迪露出震惊到极点的呆滞表情,真的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于是,他默默地欣赏(是这样)了一下,才给了埃迪同样似曾相识地重击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拒绝了你的求婚。”

    埃迪再一次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!”

    恩奇都心想,理由很简单,就是他不久前便对埃迪说过的那件事。

    他喜欢他。

    他真的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但那只是“喜欢”,始于对美丽的欣赏和喜爱,此后,便产生了“想要和他在一起”的想法。

    真是单纯啊。恩奇都终于明白了,埃迪就是这么单纯的人。

    擅自用自己的热情去填补人偶心中的空洞,完全无法阻挡,最后果真成功了,但导致的结果,却并不那么完美。

    恩奇都不想责怪埃迪,因为,不知从那一刻起,他确实被触动了,也确实被融化了——

    可他也不愿意就这样答应。

    “笨蛋。”

    埃迪正迷茫着,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惹恩奇都不高兴了,可这时,他就听到从心上人的唇间吐出的轻柔字音。

    ——笨蛋。

    才被埃迪亲吻过的手指稍稍抬起,没过多久又落下。恩奇都学着之前埃迪的动作,摸了摸男人眼睛和眉头就快挤到一块儿去了的脸。

    埃迪按住了他的手背,不甘心地追问:“笨蛋什么的先不管了。你,真的要拒绝我?”

    恩奇都:“嗯。”

    埃迪:“一点儿机会都不给了?”

    恩奇都:“不了。”

    埃迪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这,简直是飞来横祸啊!

    埃迪险些被砸懵了。

    以他的性格,此时大概还应该继续追问,并且苦思冥想自己究竟在哪里得罪恩奇都了。

    可此时,他仰头,注意到恩奇都的神色,竟出乎意外地——恩奇都并非是面无表情的,也并非显露出生气,或是冷漠。

    绿发少年绝美的面庞甚至被一层浅浅的柔和笼罩着。

    他的眼里有更加柔和的笑意,埃迪看得出来。但与笑意并存的,还有毋庸置疑的坚定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注意到这一点之后,埃迪才微怔地确定,恩奇都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认真地拒绝了他的求婚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——

    他被相当认真,相当干脆地拒绝了啊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你不愿意,我也不能勉强你……等等,虽然你这么无情地把我甩了,我还是得再问一句。”

    埃迪大概消沉了一秒,随后便重新振作了起来,目光炯炯地看向恩奇都:“不做妻子也不做情人,做朋友总行了吧。第一要好的挚友……位置已经被占了啊,那,你和吉尔伽美什并列第一?”

    他一说到这里,恩奇都便忍不住轻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算了,吉尔会生气的。只要是朋友就行了,没有必要分出个先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吧。”

    恩奇都就此抽回了手,像刚才拒绝埃迪一样,干脆利落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埃迪这次没有去追。

    虽然明面上看不出来,他心里还是在郁闷。

    想不明白啊,怎么也想不明白。他往地上一躺,对着半圆的月亮苦思冥想,也还是不明白恩奇都为什么要拒绝他。

    明明气氛很好。

    明明他感觉得到,恩奇都的态度已经软化了,而且,恩奇都——

    唔,该怎么说呢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他觉得恩奇都应该是喜欢他的。

    事实就是如此,现在的埃迪,无论如何都得不到正确的答案,也不会联想到恩奇都隐藏在“笨蛋”之后的话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想到了,就是没有想到,恩奇都骨子里深藏的骄傲。

    那可是个高傲不比吉尔伽美什少的人啊,即使如今的他还未完全脱离懵懂,但人类所拥有的部分情感,却已经在某个男人的影响下,率先地苏醒了。

    埃迪在地上躺了一阵,终于懒洋洋地爬起来了。

    惨遭拒绝的他决定去找吉尔伽美什喝酒。

    吉尔伽美什此时应该还在神庙,埃迪过去,也不出意外地找到了人。

    可是,和吉尔伽美什在一起的还有个人——哦,是神。

    祭典的期间,乌鲁克城的守护之神,金星女神伊什塔尔自天空落下。

    春祭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就是“神婚”,本来应是由一国的君主与接受供奉的女神结合,但吉尔伽美什这个任性的王对女神不感兴趣,此事就由祭司们代替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次,尊贵的女神竟主动来到王的面前。女神喜欢强壮的男人,于是,她便含情脉脉地向强大的吉尔伽美什求爱。

    埃迪这一过来,刚好就撞见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伊什塔尔生得美艳绝伦,身材更是曼妙动人,能让这世间所有的男人心醉。

    可被她的美丽醉倒的男人里,却不包括吉尔伽美什,也不包括埃迪。

    埃迪只看了伊什塔尔一眼,就漠然地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伊什塔尔倒是在他出现之时投来了视线,神色似是僵了一下,其后才仿若无事地也把他无视。

    而吉尔伽美什就做得更决绝了。

    王压根就对伊什塔尔看不上眼,不仅拒绝了她的求爱,还当众把她嘲笑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少自取屈辱了,伊什塔尔,本王对你这样的荡/妇,一根手指也不想碰。”

    伊什塔尔大怒:“什——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