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要看小说 >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_ 360章 我欲一剑破剑仙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5-28 11:0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何时秋风悲画扇小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360章 我欲一剑破剑仙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赶走了那个娇媚得似水做的女人,李汝鱼其实并不好过。

    浑身肌肉依然紧绷得难受。

    心中那团火焰越来越炽烈,整个人都像是被架在了火堆上烧烤,又感觉整个人被一层看不见的东西包裹,令人绝望的窒息着。

    李汝鱼坐在那里,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此刻,少年再笨也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,也猜到了这件事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人心终究是肉长的,李汝鱼也不是圣人。

    这样憋下去,不仅身体会受到创伤,甚至会影响到今后某些事的心态,想明白这一点,少年倏然起身,冲出房门,抬头望一眼明月。

    心智已然陷入懵懂的少年一声长啸。

    旋即如一阵风一般,冲破摘星山庄的沉静,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被春毒摧残的少年浑然没发现自己的不同寻常之处——从摘星山庄到澜山之巅,李汝鱼只用极短的时间。

    像一阵风。

    有个夜起的老仆人,只觉面前拂过一阵妖风,又见满院秋叶飞舞,茫然的抬头看了看四周,打了个不知道是寒噤还是鸟颤,嘀咕了句有鬼,慌不迭回屋了。

    这个老仆人没有看见,在他面前的庭院里,出现了一道沟壑。

    沟壑被一阵风犁出来。

    却毫无丝毫声息,仿佛是刹那之间凭空出现的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远处的院墙上,也突兀的出现了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摘星山庄到澜山之巅,出现了一道细长的线,在一阵风之后,鬼斧神工的出现,这当中没有发出一丝声音,也没有溅起一丝尘埃,起于李汝鱼的房门,直直穿过摘星山庄,无可阻挡。

    揽心亭毫无征兆的一分为二,仿佛瞬间在从当中融出一口裂口。

    醉梦湖倏然似被人一刀两断,湖底剑淤泥,湖面却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曲园长廊的走道似被一双大手对半掰开,落地时发出吱呀声。

    穿出摘星山庄,在径直前往澜山之巅的山势间,一条笔直的线如阳光一般蔓延向山巅,逢石石碎,树挡,则树身下一人高处直接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无敌之姿无可阻挡。

    在这条线出现很久后,沿途那些直接被贯穿的大树才发出声音,吱呀声中纷纷倒地。

    同样被惊动的还有很多人。

    刘班昭和卢眉娘面面相觑,尤其是卢眉娘,感觉到那一阵风后,讶然失色,少年此刻展露出来的实力,不比那青衫秀才十里一剑来的慢。

    刘班昭有些不解,“李汝鱼中了春药,按说这是无解的,除非有女子原以为他献身,为何阿牧没去?”

    卢眉娘笑了笑,神色有些不安,“阿牧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认真的道:“那少年也不是那样的人,就如小姐你也不是趁虚而入的小人一般。”

    如果抛开立场不谈,卢眉娘是真心喜欢阿牧和少年。

    刘班昭起身来到窗前,看着窗外明月,意味深长的说了句要下霜了,不知道会不会下雪。

    雪,还是血?

    卢眉娘知道自家小姐的心思,忍不住问道:“如果真的下雪,要救那片雪么?”

    那片雪,自然是白衣胜雪的西门大官人。

    刘班昭笑了笑,“不急呢,西门大官人不是豢养了两位悬名三十三剑客图的高手么,那少年此刻实力恐怖攀升,但并不一定能让澜山之巅下雪。”

    卢眉娘哦了一声,“不能吗?”

    她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少年做到了太多不可能的事情,谁能想到,少年能战赵骊,还能一剑破城楼杀了赵骊,更能无双岳单对战,在少年的剑下,似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那么,拭目以待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经过摘星山庄的事情,卢眉娘越发不明白小姐的心思,不知道她究竟还愿不愿意为了这少年而使出美人计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那真的是珠联璧合的一堆佳配啊……

    被惊动的还有王五,这位龙门镖局总镖头翻身坐起,提起大刀就要出门,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老镖师喊住,“你去了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你又不是女人,解不了那少年的春毒。

    王五怔了下,“看看也好。”

    老镖师翻了个身,没有理睬王五,只是寂寥的望着屋顶,小声的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说什么可惜了个大好女人,一世清白高贵,晚年不雅也便罢了,再一世为人,却又堕入这等情劫,当年桥畔明月下,玉人教吹箫,何等的绮丽风光,如今却如此黯然收场。

    又叹了句,可怜可恨的女人啊……

    王五听了个模糊,隐约听到玉人教吹箫,甚少读书的总镖头却也知道一句千古名句,心中猛然一惊,“玉人何处教吹箫?”

    你是杜牧?

    老镖师不屑的自嘲了一句何处再见当年玉人呐……

    王五陷入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忽然觉得,自己这龙门镖局真是个诡异的地方,竟然藏了一大堆异人。

    解郭、墨巨侠有可能是异人,如今连这个老镖师也有可能是异人,那么老镖师当年爱得死去活来的薛红线会不会也是异人?

    隔壁房间里,解郭合衣而卧。

    怀中依然抱着长剑。

    也没起身,睁开眼望着屋顶,对不远处另外一张睡榻上的墨巨侠轻声问道:“去不去?”

    墨巨侠没有声响。

    解郭也便没有起身,只是有些落寞的叹了口气,“妖风啊。”

    更有无敌之姿。

    李汝鱼冲出摘星山庄,如一阵风,其气势几乎就是那青衫秀才十里一剑的潇洒,这究竟是少年的实力使然,还是春毒的缘故?

    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但阿牧知道,李汝鱼并非实力提升到了青衫秀才的缘故,而是被春毒所逼,自身潜力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子。

    就如大虫曾经说过,天下武道修行者,勤学苦练能到山巅没假,但有的人本身就是一座山。

    李汝鱼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这座山一直没有拔地而起,那么今夜,很可能就是这座山崭露锋芒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当然适合杀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,哪怕你是颖昌的大善人也一样。

    阿牧缓缓起身,笑了笑。

    身影消失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澜山腰上,可以俯视摘星山庄的一个幽禁平台处,在一片茂密的竹林中,三年前新修了一座尼姑庵。

    颖昌人无不知晓,这座尼姑庵是西门大官人出资修建,知道这位大善人德行的颖昌人先前以为,这是大官人金屋藏娇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不曾想这座尼姑庵修好之后,并没有住进尼姑或者美貌女子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女子和两个丫鬟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也不是尼姑,至于美貌么,反正应昌人从没见过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自尼姑庵修好之后,不对外开放,这个地方成了禁地,若是有人强行要闯,自然会有大官人摘星山庄的家仆拳脚棍棒等候。

    是以久了,也就没人在意尼姑庵里到底住了个什么样的女子。

    而两个丫鬟也只是贫寒人家出身的粗鄙女子,稍微培训了一番,略懂一些诗书后就被西门大官人送进了尼姑庵。

    明月夜,摘星山庄灯火辉煌。

    茂密竹林下,有一块巨石,悬空半挂在山腰上,站在石上,不仅可以清晰俯视摘星山庄,也能俯览整个颖昌府。

    在入夜之前,巨石上就坐了个道姑。

    一个浑身着黑衣的道姑。

    实际上很难确定这是一个道姑,穿着普通的襦裙,却又梳了道家发髻,腰间配了剑,手上却又拿着一柄雪白拂尘。

    此刻万籁俱静。

    道姑入定,坐在巨石上,如一尊雕塑,融入天地之间,仿佛她本来就是这天地的一片,大道融融中,如走入天穹的人间仙道。

    在道姑漫长的一呼一吸之间,天地间恍然有合鸣之声。

    黑衣道姑,完美契合大凉天下的天道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瑕疵。

    然而道姑忽然睁开眼,望着摘星山庄里那一道妖风,又看着那道妖风转瞬之间便立在澜山之巅,这位契合天下大道的道姑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忽然低头看腰间佩剑。

    黑色剑鞘里,那柄长剑在轻颤,发出愉悦的剑鸣,如逢知己。

    道姑哂笑了一声,“十余年不饮血,可曾闻风喜。”

    只是旋即一脸落寞的轻扣长剑,“作甚欣喜,又不是那大唐李青莲之剑,既已十余年不饮血,岂能如此不定心。区区一少年,何喜之?”若是大唐李青莲在此,那你当喜之,毕竟那才是剑逢对手。

    再不次,也得宁浣或阿牧之剑,或者是当年临安那位徒手上青天之人。

    宁浣阿牧谁才是越女,世间知道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但道姑知晓。

    听闻过阿牧的剑,道姑便猜到了阿牧的剑道出自何人。

    既然阿牧不是那个牧羊女,那么宁浣必然是,只不曾想在女子剑道中,稳居三鼎之一的越女,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开封杏月湖。

    世间女子,剑道还能媲美自己的,大概只有得到满天星的阿牧。

    当年临安,当着女帝之面徒手上青天搏惊雷之人是谁,道姑虽然不确定,但隐然从其弟子阿牧的出剑上确定,那个人,必然是擅使一手满天星的曲成侯虫达。

    只不过阿牧的满天星,还不如曲成侯,若真有曲成侯的剑道风采,大概也是能战观渔城一剑挂天河的夫子。

    然而阿牧远远不及夫子之剑,说起来,世间剑道修行者,皆远远不及夫子。

    夫子若是高百丈,世间之剑罕有九十丈者。

    但曲成侯,终究是一朝之剑圣。

    其剑道修为,又怎么可能比一朝之剑仙李青莲低太多,何况是成为异人后的曲成侯,只怕这世间唯一达到九十丈甚至九十五丈的剑道修行者,唯他一人耳。

    要知晓,李青莲的师父裴旻也仅仅是一朝剑圣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道姑深呼吸了一口气,蛰伏十余年,剑术已成,我难道不能战夫子,我难道没有九十五丈高,我难道不能一剑破天河?

    我不信!

    可惜的是,夫子已经去了西域之西,不知道何时返回这片天下。

    道姑忽然觉得有些寂寥。

    人间修剑者,最怕站到巅峰时却又看不见对手,高手……终究是寂寞的,而山巅,终究是清冷的,尤其是自己做不到夫子那样心怀天下。

    当心中最深的执念已经达成,那么便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。

    这一生,还需要做一件事。

    向夫子递一剑。

    看是我一剑破了那长空挂落的天河,还是天河席卷碎我手中长剑。

    无论那样的结局,此生皆不在有憾。

    关于曲成侯的事情,自己曾在一次闲聊时说过,不过看西门大官人的样子,似乎也是早就知道曲成侯虫达其人,所以说大官人可能是异人。

    但对于这件事,道姑从来不在意。

    无论西门大官人是谁,自己都不在意,自己愿意在这里成为保护他的一柄剑,只有一个原因:他能给自己想要的安静。

    至于西门大官人有多好看,床笫功夫有多好,道姑从没有过任何想法。

    一个为了剑道,愿意嫁给一个普通男人,而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特长,长得也不好看,只因为他会磨剑,所以愿意嫁给他的女子,又怎么会在乎爱情甚至于情欲?

    毕竟自己,从小便在道观长大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道姑想起了当年的一些旧事,那一年,自己背弃了父亲,投入敌营,目的也很简单,只是不愿意成为别人手中的剑。

    虽然最终还是成了别人的剑。

    在投入敌营时,自己献上了一张投名状:为敌将首领诛杀了一名刺客。

    那名刺客很强。

    但他依然死在自己无形之剑下。

    道姑依然记得那一战,也是那一战,让自己彻底踏上了剑道的大道之上,最后为寻大道巅峰,放弃了人间富贵,游走山水之间。

    然而却不知道为何,这一走,走入了大凉天下。

    走入大凉天下的自己,依然游历了整个世间,去过北蛮见到了那位北蛮雄主,去过西蜀,剑道了蜀后主行宫里那个老而不死的花蕊夫人,去过临安,见到了徒手上青天搏惊雷的曲成侯。

    最后欲去开封见岳平川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在颖昌府遇见了西门大官人,适时的西门大官人还是少年。

    但那个少年只是在夜读《大燕正史》关于大燕太祖定国那一章时,有感而发说了一句话,就让自己品味出了一丝大道。

    他说:剑为人之兵,人为天地之兵。

    那一刻,自己觉得,自己的剑道巅峰就在颖昌,就在那西门大官人身上,就在这澜山之巅。

    于是自己留在颖昌。

    等到少年长大,继承家产成为了一个花花公子大官人,亦是颖昌大善人后,自己告诉他,愿坐山巅望摘星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算错。

    在住进尼姑庵后三年内,自己剑道节节拔高。

    如今,已可望夫子那座山巅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道姑轻抚了腰间一直在雀跃剑吟的长剑,一脸平和的道了句,我啊,此生无所穷,但想一剑破剑仙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